碧玉网 > 新能源  >  正文

拯救超日:国资弃购 寄希望于引入外部资本激活

发布时间:2020-11-19 16:02:12 来源:碧玉网

  短短几个月时间,上海超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超日”,002506)便经历了停工裁员、痛失国资兜底者、债券面临违约、银行起诉等诸多事件,成了国内挣扎于生死线上的典型样本。

  曾为自己购买防弹加长奔驰S600、为公司董事高管自建别墅群“超日半岛”的ST超日董事长倪开禄,在此前恐怕难以想象,曾“主动送钱给他花”的投资者如今已纷纷变作压垮公司的“一根稻草”。而“救火者”木里煤业的临阵脱逃以及银行贷款逾期遭起诉等事件的发生已难掩ST超日的颓势,最危险的时刻已来,可怕的是,“下家”仍未找到。

  谁是下家

  此前风光无限的ST超日如今竟然到了贱卖自己都不能的境地。3月1日,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青海国投”)的一纸公告将ST超日置于火炉上。

  该公告称,经过对ST超日的初步调研,认为风险较大,基于风险控制原因,不支持木里煤业受让ST超日大股东股份。当晚,超日也发布公告回应了这一事实,但却重申,只是“暂停合作意向”。

  这也意味着,ST超日正面临失去重要的国资援手。此事可追溯到1月31日的公司公告,公告称,倪开禄父女已经于1月15日与青海的木里煤业签订了股权转让的意向书。根据股权转让意向书的约定,倪开禄与倪娜拟将其持有的共计约3.7亿股中的部分转让给木里煤业,股份转让完成后,木里煤业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比例将不低于35%,保证其在本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地位。

  3月5日,本报记者向ST超日董事会秘书处求证此事,该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告上说的是暂停合作意向,还是有再次重启的可能性的,”另外对于ST超日会否接着找另一个“下家”,该人士表示,“现在管理层都在努力做这方面的工作,至于是否接下来依然是国企接盘,各种可能性都有,管理层正在努力争取各方的帮助”。

  显然,ST超日还是寄希望于通过引入外部资本来将企业重新激活,也就是“他救”而非“自救”。

  但是,卓创资讯行业分析师李凌轩告诉本报记者,从ST超日、尚德这两个案例可以看出光伏企业走“国有化”之路也是困难重重,很多当地政府和国资委控股的企业目前也不看好光伏企业能够立即带给它们盈利,即使前期有收购意向,但是综合考虑之后也不会那么做了,光伏企业如今不管通过“自救”还是“他救”困难都很大。

  “11超日债”拖累

  不仅如此,作为“11超日债”的“东家”,资金链本来就极度脆弱的ST超日要支出一大笔资金为投资者付息,这恐怕会增加公司绝地反击、咸鱼翻身的难度。


复刻手表 https://noobboss.com/
碧玉网